火山,冰火交织起的生机

09-13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冰火之岛 火山,冰火交织起的生机

            火山脊背般起伏的山峰


 

平顶山是地壳运动的造山结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云雾始终与山峦作伴

          浓云下的冰岛越来越阴,山峦的一半都被云遮雾绕着,看不见顶。一路上,偶有的最明媚颜色。

        就是泛起金黄的苜蓿,这也是冰岛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少数能成长茂盛的作物。

        窗外空气湿润,一路上全是。右手边是大西洋,浩瀚无边,尽头的浓云积厚,似乎风雨欲来,却又只是游移不定。

       看久了,便觉得孤独感袭来,当有飞鸟掠过,才有了些灵动的影子。

       那在连绵无尽的山峰脚下,有石滩、有河流、有草场、有丘陵,唯一不变的,便是覆盖其上的云雾。


  

常年饱受云雾的浸润,石头山体有了青青草色



 

山丘上怪石嶙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山丘上怪石嶙峋浓云遮住山巅的青山有种直冲云霄的气魄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每每路过一片滩涂,便看见纵横交错的细流,它们无拘无束,除了自然,没有其他人为力量改变过它们的方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些浓云遮住山巅的青山真是气势如虹,即使它们没有雪山的海拔,却有种直冲云霄的气魄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因为常年饱受云雾的浸润,本来只有石头的山体有了青青的草色,为这片单调的土地增添了些色彩。


 

滩涂上纵横交错的细流玉带般的云雾环绕山间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昔日火山喷发的情景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看着如玉带般的云雾环绕山间,相依偎着不忍离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车行至冰岛第五大冰川——埃亚菲亚德拉冰原(eyjafjalla jokull)下时停住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这里是20104月冰岛那场举世睹目的火山喷发的地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从前方芳草碧连天的美景走过去,我丝毫体会不出这片宁静的风景里曾经的疯狂与不安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浓云下的冰岛越来越阴,山峦的一半都被云遮雾绕着,看不见顶。一路上,偶有的最明媚颜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那时,由这里升起的火山灰直冲几千米的高空,造成了大多数飞机停飞,而由此带来的冰川融水也造成附近水域的泛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好在这片人烟稀少的地方未造成人员伤亡,而转眼间,当初因火山灰撤离开这里的人们又纷纷回来,似乎没有什么伤痕留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有的冰川之上镶着一层灰,那是冰岛火山频繁喷发留下的痕迹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其实,那些冰川之下的山峦多为活的或半休眠状态的火山群。而冰岛,就成长在这样一个被火山堆积起的土地上,渐渐生机盎然。


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埃亚菲亚德拉冰原(eyja fjalla jokull

   冰源下泛起金黄的苜蓿

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山峦的一半都被云遮雾绕着候鸟飞过大西洋   喷发过后的锥体火山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远处的火山笼罩在浓云中